高森子阳

阿糕

努力画猫猫,小青的脸画小惹呜呜呜
P2是青姐姐和小明月
P3根本不太像的阿紫

赵郎【喝醉】:她便是逍遥自在,我心意倒像肉包子打狗般……
秦娘os:当真如此心悦白洪……

突然有个脑洞
名门正派公子哥,小姐脾气。和别人吵架一时气不过,赌气
“我自己可以做掌门!”
“开山的!”
带着小钱钱买了个山头自己弄了个门派,做了个掌门。
目前门派只有他一个人。山下的一直以为山上的是山大王,某种意义上也算是。
有时会觉得太孤单回本门派看看,惨遭师兄师姐师弟师妹嫌弃,师父对于想一出是一出已经习以为常了。
兼职掌门长老各种干活弟子还有xx派的大师兄。
“大师兄立派出门单干啦!”
哦哦把小师弟骗过来了,但小师弟随时会走

好惹

我我我写完了到你惹 @过期菇²🌟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白洪被问到时愣了愣,随即低着头仔细回想起来。
他可能生来就遭上天不喜,小时就因他那特别的眼珠子没少被人挤兑、嘲弄。如今这眼珠子倒是成了个稀罕玩意,弄得那些个兔儿爷可劲儿朝他挤眉弄眼,不把他弄到手誓不罢休。
今天那公子哥长的就是个兔子样,还猛得抓住他,直引的他鸡皮疙瘩飞起,吓得慌。
可他不想让秦姐儿担心。
他白洪少说也是他们派的一代少侠,一个兔子还是打得过的。
再者那公子哥估摸也只是一时兴起,要真看到那些堆积如山的脏活累活准给吓跑。
毕竟只是想玩玩,没必要苦着自己。
于是这害怕的心思被他心中的不可能给打了个旋,该哪来来回哪去了:“就……就只是问问那茶是怎样泡的。”
“茶怎么泡的?”秦娘皱眉。这公子哥脑袋里装的是什么?娇生惯养从小就在蜜里泡傻了吗?不对,肯定不是这样,再傻也不会连三岁稚童都懂的问题都不知。白洪这小子定是在扯谎。
肯定是这兔儿爷威胁了他!
长得就是个尖眉细眼,一股子刻薄样;从内到外都透着点狐骚气,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别再让她秦娘看见他,不然让他吃不了兜着走,打到他连他亲娘都认不得。
秦娘也只是笑笑,抬手摸了摸白洪的头:“我还当是怎么回事呢,小事罢了,”随即又摆摆手,赶紧催他离开,“去去去,快去干活,楼下人还很多呢,别让人等急了。”
接下来的日子里,公子哥都没出现。就如同镜花水月般,仅仅只是个虚幻的、不存在的想象而已,在秦娘脑海里待了几天就消失不见了。
可这公子哥实在是招人烦,把他忘了个一干二净,已经不打算计较骚扰阿洪的事的时候。他又贱兮兮地把那狐骚气的脸凑过来,讨打的很。
“老板娘好久不见了。”公子哥像是没注意到距离似的,浑然不知自己这般有多吓人。他的出现伴有若有若无的、说不上什么味的香气,重重叠叠的像个行走的香囊,香得直惹人想吐。
“请问我们有见过吗?”秦娘强忍住呕吐的欲望,合上账本,礼貌且疏离地问他。

开始联文了!

是和 @过期菇²🌟 一起滴
这是她接滴,接之前的文段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念头一出,赵郎的态度立马转变,温润如玉的样子也不装了。

装什么样子啊,讨老婆比较重要!

这么个俏美人,就算不会打架,放在家里当花瓶也是养眼极了的。况且打手可以再找,老婆错过了就是没了!

赵郎心里小算盘打得啪啪响,连有人上前添茶也没注意。等那人转身准备去别桌时,赵郎终于回过神,着急着把人留下,顺手就抓住了那人的手腕。

白洪被人抓了手腕也没立刻甩开,鸡皮疙瘩密密麻麻地冒出来,他尽量放低语气,作出一副很耐心敬业的样子:“客官,有何吩咐?”

赵郎脑子还浸在方才美人的笑里,连她的酒窝都是醉人的,因此没注意到白洪僵硬的神色,自顾自地说:“诶我说,你这客栈里还缺不缺人?”

白洪心里虽有疑惑,但还是老实回答:“是不缺的。”

“那你是怎么在这家客栈工作的?跟我说说。”

白洪心里更加惊讶,这位客官身上的衣物分明价值不菲,怎么会如此缺钱?

“因吃霸王餐而被强制留下以工还债。”白洪走后,赵郎陷入沉思。

秦娘刚刚抽空往还未点菜的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,猝不及防就撞上两人牵手的一幕,心中一跳,有不好的预感。

白洪不是没有被人缠上的经历,且多数都是世家弟子或者官宦家庭的断袖,因为他那双罕见的眼睛,掉在狼堆里就是个任人搓揉的稀罕物,看久了玩腻了也就丢了。

秦娘一直把白洪看做是亲弟弟,刚开始是因为经历相似,都是幼时丧母,有点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惺惺之情,后来发现这小孩本就讨喜,老实又能吃苦,更是把她当亲姐姐看,使秦娘对他越发上心,白洪遇到的麻烦事大都是她出面解决的。

于是空闲时,秦娘把白洪唤来细细询问了一番。

“方才那人叫你是为何?是不是看上你了?”

是少侠,因欠债在秦娘那激情打工。
和秦娘赵郎三个人都以为自己是电灯泡

小文段

辣鸡画手写辣鸡文🐔
青年身着白衣,轻摇折扇,不急不慢,端的是翩翩公子样,乍一看一派风流,可教些小姑娘心痒痒。只可惜青年脸色太过苍白,像是随时都会倒下一般。
太弱了。
当朝天子好男风,最喜病弱纤细,如柳之态美男子。一时间引起贵族争先恐后地效仿,在府内豢养貌美病弱娈童到如今已是少见多怪。
这美貌青年如此孱弱,一阵风估摸就能吹倒,还从大户人家的马车上下来……该不会是……
街坊四邻的想象力是丰富的。前次东街的何哥儿打了喷嚏,一串一串的,过两天给人掰扯了个夜会情人着了凉,把本人雷了个外焦里嫩,直呼头疼。
如今这青年这副模样,估摸得成为街坊最近的饭后谈资。
见周围人目光如炬,青年自是不知其意会,反倒会错意,飘飘然起来,心中道:“哎呀呀——没见过美男子么。”他赵郎的确是相貌出众了些,但没想到效果如此惊人。
他来这里必定不会空手而归。
宏泰客栈生意兴隆,主要是在秦娘身上,说来这秦娘也是个可怜人——少时丧母,父亲又瘫痪在床,正是贴花黄的年纪便操持起家业,好不辛苦。
但再辛苦也不关他的事,赵郎一扇挑起门帘,跨过门槛,开始盘计起来。
素闻秦娘武艺高强,侠客闻人便吓得逃,不敢在客栈兴风作浪。但这秦娘再厉害,还只是个小姑娘,必然对风花雪月之事向往。他赵郎的相貌可称得上为上乘,勾她上钩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么。
到时她会听话的不得了,为他的店做打手实在是简单不过。
他自顾想着,找了个位子坐下。摆出一副温润如玉的样,朗声道一声上茶。
“客官就一人?”客栈老板娘招呼笑道,俏生生的模样招人的很。她这一笑就像是寒冬里的暖阳,把他心给热乎了,暖洋洋的。
可爱到不行。
“……对!就我一个人。”他偷偷做手势给外面的下人,示意不要进来。
上了茶后秦娘就急忙去招呼别人了,可这赵郎的心思却如同瀑布般倾泻而下。
“做什么打手,做老婆吧。”